<var id="1dltj"><strike id="1dltj"></strike></var>
<var id="1dltj"></var>
<var id="1dltj"></var>
<var id="1dltj"></var>
<menuitem id="1dltj"></menuitem>
<var id="1dltj"></var> <var id="1dltj"><strike id="1dltj"></strike></var>
<var id="1dltj"><strike id="1dltj"></strike></var>
<menuitem id="1dltj"></menuitem> <var id="1dltj"></var>
<cite id="1dltj"></cite>
<cite id="1dltj"></cite>
<var id="1dltj"></var><menuitem id="1dltj"></menuitem>
<var id="1dltj"></var>

孤立沒有生存空間 全世界IDC“聯合”起來!

2017-06-16
隨著互聯網+戰略的逐漸深化,大數據已上升為國家戰略,不僅僅是互聯網公司,傳統公司也會大量使用IDC(數據中心),不論是以云的方式,還是只租用機柜,IDC幾乎成為所有企業轉型升級的“必備品”。但是,傳統IDC運營商在公有云的強烈攻勢下,略顯慌亂,大量客戶被公有云所吸引,傳統IDC運營商的出路在哪里? 
 “走出”機房才能實現華麗轉身
        互聯網的內容主要托管在IDC機房內,要獲得良好的上網體驗,網絡的穩定性和延時等問題特別關鍵。一方面,隨著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數據中心的布局與用戶的實際分布存在一定的差異,大量的數據通過公眾互聯網傳遞,隨著數據量的增大和波峰現象,網絡時延、網絡抖動及互聯互通等方面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另一方面,隨著云計算產業的發展,互聯網公司和政府企業客戶對IDC托管的需求和服務需求發生了顯著變化,例如災備、兩地三中心、負載分擔、熱備雙活、可遷移等業務,對IDC承載網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外,數據中心之間數據量的流通還在進一步加大,據Cisco VNI 預測,2020年全球IDC產生的總流量將比2015 年增長3 倍,從4.7ZB 增長到15.3ZB,而全球云流量則增長4 倍以上,從3.9ZB 增長到14.1ZB。
        但是,面對如此廣闊的市場需求,傳統IDC提供的服務與客戶的需求還有較大差距。用戶或者應用提供商訂購數據中心或云服務時,只能選擇3種模式:租傳輸專線、租互聯網專線、接入公眾互聯網。租傳輸專線可以得到最高的網絡質量保障,但是價格昂貴、實施復雜而且提供周期長;租互聯網專線質量也有保障,但是價格比公眾互聯網貴,部分區域資源不足時需要等待建設時間;接入公眾互聯網簡單便捷,成本較低但是服務質量難以保障。同時,互聯網流量具有匯聚性、突發性特點,例如,平常業務流量只需要100M 帶寬,而在緊急備份數據時需要至少200-250M 帶寬,傳統網絡資源只能按最大值訂購,而且需要簽訂一整年甚至多年的合同。
        由于技術方面的欠缺,傳統IDC無法提供靈活彈性且廣泛覆蓋的連接服務,再加上在云計算基礎技術方面的欠缺,影響了數據的自由流動,在快速發展的云計算面前,傳統IDC顯得力不從心?!?017網絡演進與市場展望》報告指出,云提供商與企業用戶對網絡最主要的訴求集中在:一、需要網絡更加敏捷地支持虛擬化。二、需要更好的自動化和可編程性來提高效率。三、需要更簡單的網絡擴展以支持多樣且逐步增長的工作負載。
        由于上述種種問題,在彈性且廣泛的連接成為現實以前,讓企業愛上大數據并不容易,大數據雖美,但是被禁錮在某一個物理機房內的大數據并不會產生價值。孤立的IDC沒有生存空間,行業亟須一張連接企業和IDC(云)的彈性云網。國外的成功楷模—— Equinix公司正是以提供優質的IDC互聯服務,實現了華麗的業績。
IDC云網互聯大門已經開啟
        傳統IDC向云計算服務中心轉型面臨巨大的挑戰:大型云數據中心需要的服務器數量以萬為單位,服務器數據總量都在1000PB以上;同時,IDC之間橫向流量占比也在逐步提升,這就要求IDC網絡具有大容量、無阻塞、低時延的特點。云計算業務從根本上改變了計算模型和流量模型,不斷對IDC的網絡延時、質量、靈活性提出更高要求,而且,網絡流向也發生了改變,從傳統意義上的“南北”流量,轉變成了IDC到IDC之間或者是資源池之間的“東西”流量。
        傳統IDC服務的問題在于,數據網絡和傳輸網絡都是Hardware-centric,網絡中的硬件設備相對封閉,缺少快速、靈活提供網絡資源的開放性和定制化能力。如何滿足以上場景中最終用戶、應用提供商、云服務提供商的訴求,如何在數據中心、云平臺之間提供高效低成本的互聯資源,如何像云服務那樣為用戶打造自由定制的網絡服務,是IDC產業亟待解決的問題。
        SDN (Software Defined Networking,軟件定義網絡)將網絡配置從單臺設備遷移到軟件平臺,允許網絡工程師更為靈活地控制和管理網絡,達到增加功能和降低運營成本的目的。SDN技術的出現,為網絡從傳統的Hardware-centric 過渡到Software-centric 提供了手段,基于SD-WAN(軟件定義廣域網),不論是快速提供新業務所需的連接資源,還是按需進行資源的快速調整,都會變得簡單高效。
        在這方面,谷歌的案例最為業界所熟知。谷歌利用光纖資源把全球12個主要的IDC進行互聯,利用集中部署的TE工程,通過SDN技術實現統一調度,可以達到95%的鏈路利用率。這在傳統的互聯網IP網絡中不可想象的,運營商在鏈路利用率到50%時就要進行擴容。
        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通信首席分析師宋嘉吉在最新的研究報告里指出:“SDN價值潛力即將爆發。國內,大河云聯(DAHO Networks) 推出第一個正式商用的SD-WAN云網一體化解決方案CanalON(Canal Open Network),與云數據中心運營商互聯港灣合作,率先實現了將SDN架構應用到全國幾十個城市數據中心的互聯廣域網絡,是目前國內最大的在線正式運行的軟件定義數據中心廣域網絡。國際方面,繼Verizon,英國電信和澳洲電訊之后,AT&T宣布加入SD-WAN陣營,推出了專門針對云的彈性連接服務。SD-WAN能夠幫助企業用戶降低廣域網(WAN)的開支和提高其連接靈活性,采用SD-WAN可以減少服務提供商和企業的資本支出(capex)和運營成本(OPEX)。”
        “最新的全球ICT客戶研究顯示,在全球2600多家企業中,54.5%的企業已經使用SD-WAN技術,58.4%的企業計劃在未來兩年內采用。SDN是推動DCI價值爆發的催化劑,國內SD-WAN應用率先在數據中心互聯市場獲得突破,相關市場已經打開。”宋嘉吉說。
云網趨勢——全球彈性連接
        優秀的云網應該能夠快速把業務和數據部署在公有云上,或者在不同的公有云之間進行業務遷移,彈性、高性價比、高質量是其基本特征。未來,覆蓋IDC的云網需要具有支持用戶服務自助化、網絡業務運營可視化、開發運維一體化(Devops)、運營管理數據化等特征。只有具備了上述這些特征,IDC云網才能真正成為云計算的基礎連接,這種連接才能被稱為一種服務。大數據天生就需要云計算,而云計算和大數據則共同催生了高彈性、高品質的大網,在高品質大網的支撐下,大數據才能真正開花結果、釋放大能量、彰顯大智慧。
        隨著經濟全球化和我國“一帶一路”戰略的展開,中國企業海外市場發展步伐明顯加快,涉及的行業范圍從傳統制造業進一步擴展到了互聯網、游戲、視頻等行業。網絡就像數字高鐵,必須為“一帶一路”先行出海,為IT能力的出海提供通途。即將召開的第九屆中國云計算大會上,就有不少關于中企出海的會議專題,其中由互聯港灣主辦的跨境出海專題會議就有很多關于全球云網融合方面的深度探討。IDC不應該只停留在“風火水電”,亟須升級成IT能力服務提供商,而IDC轉型升級的重要支點就是全球彈性連接。
        孤立的IDC生存空間有限,在大數據和云計算的共同催生下,采用資源合作與彈性連接的方式,打造一張連接不同云數據中心和企業的高品質網絡迫在眉睫。IDC運營商應該通過彈性云網將將企業分布在不同地域的IDC連接起來,甚至與其他IDC運營商的資源聯合起來,共同組成一個覆蓋全球的IT基礎服務層,為滾滾而來的智能社會提供堅實的基礎。

電話

24小時熱線:

4006-371-379

咨詢電話:

0371-55056677

0371-55056699


舉報

“掃黃打非”舉報專區:


您可以通過郵箱舉報的方式向我們舉報不良信息,將舉報類型、舉報網址、舉報IP、舉報描述、違法截圖以及您的聯系方式等信息發送至我們的郵箱:

support@htuidc.com

又大又粗欧美黑人A片